隔扇屏风画的黄金艺术

2018-11-30 18:34:00
xiejinjiaju
原创
401

日本“隔扇屏风画”古已有之。随着金碧辉煌的城廓建筑模式的飞跃发展,城廓将军所内部的广大空间需要装饰,这些装饰又需要与这一“黄金世界”相称,于是代表一个时代的“隔扇屏风画”的新绘画模式,便应运而生。所以,这一时期“隔扇屏风画”一改平安时代以来“大和绘”隔扇屏风画的传统和室町时代“汉画”(中国元宋水墨画)“隔扇屏风画”的画风,进入了以金碧浓彩画为主体的“隔扇屏风画”的时代,成为安土桃山时代“黄金文化”的基本特征之一。日本学者太田博太郎总结性地写道:“憧憬黄金,崇拜黄金,或为近世文化的中心,即使在建筑装饰方面,当然使用黄金占据其主流。金地的隔扇,用淡彩绘不显眼,自然要用大笔浓彩描绘大画面的绘画,这便成为近世隔扇画的中心。”

如上所述,织田信长、丰臣秀吉修筑城廓的目的,是为表现其新的权威,于是他们鼓励城廓内部装饰绘画,用金碧浓彩的大画面作隔扇屏风画,以体现威严壮伟之美。同时,他们拥有绝对的权利,可以动用当时所有一流的画师、金工匠、漆工匠和木工匠等进行制作。这就为桃山时代的隔扇屏风画拓展了宽广的艺术空间。在这一绘画领域起着主导作用的,是“狩野派”。狩野派在“隔扇屏风画”艺术领域,开始是探索“大和绘”和“汉画”的融合,追求一种极端的感觉的表现和丰富的装饰性绘画技巧。
“狩野派”的第三代狩野永德,在织田信长委以重任以后,他为了适应织田信长的需求,倾全力开拓前一个时代所没有的新画风,确立了“金碧浓彩画”的新模式。所谓“金碧浓彩画”,又称“浓绘”,即金地着色和浓彩绘制的大画面艺术。狩野永德奉织田信长之命,绘制了第一副闻名遐迩的金碧浓彩屏风画《洛中洛外图》,从而开辟了代表黄金绘画艺术的新风。这幅屏风画画面展露了一派商品经济下都市繁荣的光景,有突现屋顶的神社寺庙、贵族武士住宅、商家店铺、剧场、青楼等建筑。造成一个整体的建筑群;还有在屋前屋后或大街小巷之间身穿华丽衣裳的显贵绅士,朴素衣裳的普通庶民,以及无计其数的男女老少的生活情景。这是用简单要得体的笔致,全画都用金地着色,配以金箔贴云,以加强其浓彩的装饰性,展现一幅京洛的鸟瞰图,一幅洛中洛外的风俗画卷,一幅“讴歌现实、赞美黄金世界”的缩影图。
织田信长营造安土城七层的天守阁时,还令狩野永德担任绘制富丽堂皇的装饰性隔扇画,画题是以花鸟为主,配有山水,还有中国人物故事,也是用金色作底,绘以浓彩。此外,狩野永德还为大阪城、聚落地等大城廓,绘制了两幅具有代表性的大画面金碧浓彩屏风画,一幅是八条宫家的屏风画《桧图》,以金箔作底,运用粗犷的描线,绘画枝丫竟伸左右的巨大扁柏树,浓彩绘画岩石以及蓬勃生长的花草,给人一种强烈的感觉效果;另一幅是《唐狮子图》,以粗放的浓墨描线和具有力量感的浓彩,加以巨大化地描绘了立在期间的一对雌雄的唐狮子,并以金色作底色,即地面和云彩贴上金箔,产生一种威严感、豪放感和力量感。像《唐狮子》这种大画面的金碧浓彩画的特征是:充分发挥了力量感觉的表现和豪华装饰性的追求,很符合当时作为将军居室的装饰之用。
安土城天守阁这种金碧浓彩的装饰画,可见《信长公记》所载:安土天守阁的内部装饰,“御绘所上上下下皆金也”。这当然不仅指金碧浓彩“隔扇屏风画”,还指柱子、天井和窗板等的透雕、饰具“皆金也”。这形成桃山时代“隔扇屏风画”的基本性格。所以,狩野永德这种豪放画风的金碧浓彩画模式,又称作“桃山模式”。

文章分类
联系我们
联系人: 杜孟德
电话: 13838072244
传真: 0371-65988168
Email: [email protected]
QQ: 593509808
微信: 18639891029
地址: 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庞大不锈钢市场D1区5-7